当前位置:首页 > 亚博线上娱乐 > 我与阎王做交易

我与阎王做交易

来源:微小宝    主角:张家小哥、李麻子

小说简介:

  我是一个专门收集阴邪玩意的商人,死人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死人穿过的绣花鞋,我要! 骨灰烧成的青花瓷,我要! 腰斩用的大铡刀,我还要! 这些东西搁在普通人手里,小则恶鬼缠身,大则家破人亡。 但若是落在我的手中,却可以升官发财,逆天改命,满足客户的一切需求。 想知道为什么吗? 嘘,有胆子的话,就来听听我入行时接的第一单恐怖生意吧……

在线阅读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小说
回复:我与阎王做交易 阅读全文

精彩章节试读

  都说人老成精,其实有些上了年岁的古董,也是可能‘成精’。

  比方说玉镯子,佛像,刀剑等等。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家里怪事不断,每到半夜客厅厨房还会闹出点什么动静,或许就是你收藏的某个古董在捣鬼!

  我们这一行,把这种成了精的古董称之为:阴物。

  这些阴物搁在不会用的人手里,往往会倒霉连连,甚至丢掉小命。

  但如果善加利用,却可以改官运,促姻缘,所以无论达官贵人,名门望族,对阴物都有需求。

  有需求就有市场,于是就诞生了阴物商人这一行。

  我们张家三代,都是做这个的。

  据传,**曾把一只河童的眼睛挖出来,卖给了袁世凯,袁世凯从此由军阀变成了皇帝。

  父亲将伍子胥自杀用的宝剑卖给了某赵姓相声演员,该相声演员很快就火遍了全国,还上了春晚。

  到我这一辈,阴物的市场更加庞大,我接触过的各种二三线名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关于我的故事。

  2000年的时候,我从父亲手中接下了祖传的古董店。

  这家店的店面很小,位于古董一条街里最不起眼的角落。

  因为刚刚上手没什么经验,所以生意在我手里一直不温不火,甚至有段时间还食不果腹。

  第一次接触阴物,就是在我食不果腹的那段时间。

  烫一壶老酒,切一斤牛肉,坐在我的小店里,望着空荡荡的大街,我已经有点享受这种感受了。

  我们家不光做的生意特别,开店的方式也很特别,太阳落山之后才营业,规矩已经持续了三代。所以我们家在古董一条街很受尊重,因为从不跟人抢生意。

  这时候,李麻子鬼鬼祟祟的来了,怀里还揣着一个黑色的包袱。

  李麻子是同行,店铺在西边街尾。

  “哟,张家小哥,吃酒呢。”李麻子看见我,神情忽然放松下来,毫不客气的在我旁边坐下。

  我跟父亲学得一手察言观色的好手段,从李麻子那简单的几个动作,就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烦。

  否则不可能进来的时候很紧张,看见我之后又放松了下去。

  别的本事没有,装清冷高人的本事我还是有的。

  我淡淡的说道:“李麻子,找我有事吧?有事儿直说。”

  李麻子忽然再次紧张起来,偷偷的跑到门口,探头探脑的看了看外边,确认没人了之后,这才神秘兮兮的关上门。

  走到我跟前,将包袱放在我面前:“张家小哥,我好像收了一件阴物。”

  阴物!

  这两个字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严肃的看着那个黑色的包袱,伸手就准备打开。

  李麻子却立刻拦住我:“张家小哥,这玩意邪的很,最好别碰。我家里都开始出事了,就是因为碰了这东西……”

  我也有些紧张起来,李麻子是附近出了名的大胆,能把他吓成这样,肯定不是平常的东西。

  我正色道:“你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给我原原本本说一遍。”

  李麻子叹口气,这才跟我道出了这阴物的来历。

  原来李麻子常年在全国各地淘宝,见到农村就会停下来,看看能不能收到一两件值钱的古董。

  这不,从老家回来的时候,半道上顺便做了几笔生意,其中就包括我们面前的这件阴物:一只绣花鞋。

  那只鞋子一看就有点历史了,是满清时期的样式。

  因为店铺还没开张,所以李麻子暂时就将绣花鞋搁在家里。

  而怪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当天晚上,李麻子跟几个哥们喝完酒回家,就发现绣花鞋不见了,把客厅上上下下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

  他还以为是自己酒劲儿大,忘记绣花鞋搁哪了,就没当回事。

  不过到了下半夜,李麻子朦朦胧胧的听见客厅里有人在走动,便从床-上爬起来,到客厅查看。

  客厅没开灯,清冷的月光照进来,显得有点萧索。

  借着月光,他看见一个人影,正在客厅里打扫卫生,洗衣服洗碗。

  李麻子上前一看,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儿子,睁着双眼,眼皮一眨都不眨,表情有点吓人。

  李麻子的老婆死的早,就和儿子相依为命。看见儿子这么懂事,李麻子很欣慰,当下夸奖了一句。

  不过儿子却和没听见一样,无动于衷,依旧是在洗着手中的碗筷。神经大条的李麻子还以为是儿子生气自己喝酒,也就没多管,继续回去睡觉了。

  可没想到,接下来几天,每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儿子都会机械般的洗碟子洗碗,打扫卫生。

  地面明明已经很干净了,碗也很干净,可他就是一遍一遍的扫,一遍遍的刷!

  李麻子感觉很奇怪,心想儿子以前也没有梦游的毛病啊,这几天是怎么了?见过梦游的,可没见过天天梦游的。

  李麻子认真起来,他仔细的打量着儿子,这才惊骇的发现,儿子的脚上竟然穿着一只绣花鞋。

  那分明就是自己前几天在农村收回来的绣花鞋啊!

  一个男孩子,穿着绣花鞋,大半夜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做着奇怪的事情,看的李麻子毛骨悚然。

  他当即就意识到,那只绣花鞋肯定有问题。

  于是第二天,他毫不犹豫的就把绣花鞋给丢的远远的。

  可没想到事情并没有结束,到了晚上,李麻子就听见儿子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女人唱戏的声音。

  李麻子当即就冲进房间,他惊恐的发现,那双被丢掉的绣花鞋,竟然又找上门来了,而且就穿在儿子的脚上。

  儿子还翘起兰花指,有模有样的在唱着越剧《沉香扇》。

  那声音,俨然就是一个女人。

  儿子看见李麻子之后,还翘起嘴角诡异的冲他笑了笑。

  李麻子大惊失色,当即就把儿子给叫醒。可儿子醒来以后,却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更不知道那只绣花鞋是从哪儿来的。

  李麻子吓坏了,干脆直接把绣花鞋丢到了屋外的水井里。

  可没想到,到了第二天晚上,李麻子被一阵强烈的窒息感给憋醒。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儿子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正掐着他的脖子。

  一边掐,嘴里还骂骂咧咧:“为什么要淹死我?为什么要淹死我?”

  那力气非常大,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孩子的。

  要不是李麻子从旁边抓了一个酒瓶子,砸在儿子脑袋上,怕是就被活活掐断气了。

  李麻子清醒了之后,恍恍惚惚的发现,儿子浑身是水,一只脚上还穿着那只同样湿淋淋的绣花鞋。

  他顿时意识到一个恐怖的事实,儿子竟然爬到水井下边,把绣花鞋给捞出来了……

  可是水井很深,而且根本没有攀爬的地方,儿子究竟是如何下去的?想到这一点,李麻子就浑身发抖。

  这个儿子可是他的命根子,如果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李麻子活着也没啥意思了。李麻子知道肯定是绣花鞋在捣鬼,倒卖过多年古董的他,也意识到这只绣花鞋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阴物’,当即就把儿子脚上的绣花鞋给脱了下来。

  脱下来之后,儿子就醒过来了,同之前一样,所有的记忆都没有了。

  李麻子很害怕,安抚好儿子之后,就赶紧带着绣花鞋来找我了。

  因为但凡古董一条街的人都知道,只有我们家才收这种不祥之物。

  听李麻子这么一说,我心里边也开始突突起来。

  以前看父亲收阴物,基本上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大多数都是害主人家常丢东西,鸡犬不宁之类的,那种阴物,随随便便一套小手段,就能给制服。

  像李麻子所说的这种情况,应该就属于‘大凶之物’了吧?

  我有点头大,没想到第一次开张,就这么棘手。

  做我们这一行,有“三不收”,分别是伤人性命者不收,乱人气运者不收,吸人精血者不收,这是最基本的原则,同时也是我们自保的手段。

  所以收这件阴物之前,必须得先弄清楚这东西究竟凶到了什么程度?有没有违背这一行的规矩。

  李麻子当场点头答应。

  我用生石灰涂抹在手上,这是避免沾染晦气的法子。

  黑色的包袱打开,一只沾着水的绣花鞋,就展现在我的眼前。

  不得不说,绣花鞋上的图案,十分精巧,针眼细腻,大红色的图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洗礼,竟然没有丝毫的褪色。反倒是被水一打湿,显得更加的鲜艳,发红,在昏暗灯光下,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抹血。

  我皱了一下眉头,盯着李麻子问道:“怎么就一只鞋,另一只呢?”

  李麻子说道:“只有一只鞋啊。”

  我倒吸一口凉气,冷冷的将鞋子重新盖上:“你拿走吧,有人要害你,我帮不了你!”



扫码加关注,看书不迷路

最新小说亚博线上娱乐

沐雪秦亦诺小说

沐雪秦亦诺小说

豪门总裁

阅读
恋恋不忘我爱你

恋恋不忘我爱你

现代言情

阅读
总裁大人请靠边(沐雪,秦亦诺)

总裁大人请靠边(沐雪,秦亦诺)

豪门总裁

阅读
恶魔季总的小萌妻

恶魔季总的小萌妻

豪门总裁

阅读
此生难阅你容颜

此生难阅你容颜

豪门总裁

阅读
她是蜜糖超甜人

她是蜜糖超甜人

现代言情

阅读
天价新妻宠入怀

天价新妻宠入怀

豪门总裁

阅读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今夜有喜:灵夫求放过

悬疑灵异

阅读
都市无敌医圣

都市无敌医圣

都市娱乐

阅读
穿越之妖妃灼华

穿越之妖妃灼华

穿越重生

阅读


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537012318@qq.com

闽网文(2019)1497-097号 闽ICP备17012840号-5 闽公安网备号35020302000787